恶鬼夜总会其三 巨树蔓延的地方 翡翠萦纡之地-听猎户说

其三 巨树蔓延的地方 翡翠萦纡之地-听猎户说
前情提要:盈江县城边的黄嘴河燕鸥、鹦鹉等等,一个短短的毫无存在感的篇章:
翡翠萦纡之地 其二点五 大盈江畔
在新的一集中莫林的眼镜,我似乎想做一些小小的尝试和改变尹索微,至于是啥,各位读下去大概就能了解了。
从盈江继续向西行进,便可到达位于中缅边境地带的洪崩河。这个听起来有些平淡无奇和陌生的名字背后,却承载着可能是中国极少数能够稳定看到3种原生犀鸟的栖息地。

从高处俯瞰洪崩河的雨林——这里的雨林绝大多数为原始的热带季雨林。期间雄壮的大树为诸如犀鸟之类的大型鸟类提供了重要的栖息地。

洪崩河依着山谷滔滔流淌。这条河虽然并不著名,但它有着两个重要的身份:1. 这是中国境内唯一一条汇入伊洛瓦底江的河流,如果你并不知道这条河流,著名的克罗地亚钢琴家:马克西姆曾翻弹过汉斯季默的一首曲子:《伊洛瓦底江之水》,无论是原版还是翻版都是我个人最喜欢的钢琴曲之一莫老五。2. 这是中国与缅甸的分界线之一,这座桥的对岸即是缅甸。

洪崩二字虽可能取自其傣族/景颇族语音译,但这二字放之汉语也毫不为过。我们去的季节是雨季——这意味着恐怖的暴雨可能说来就来蒋欣欣,道路滑坡、塌方都是常有的事不说,被充沛雨水喂饱,瞬间变得汹涌奔流的洪崩河确实能让人感受到自然的力量。
这样的林区在国内是不多见的——要知道,中国的热带区域本就十分有限,而在经年累月的人类活动影响下,大量的原生雨林遭到破坏。能被留下来的区域屈指可数,而洪崩河则是其中之一。
所以能在如此恢弘的雨林之中行走,光是看看这些树都会觉得十分有韵味。

龙脑香科(Dipterocarpaceae)植物一般都有着相当雄伟的树干,它们也是亚洲热带雨林中的优势树种之一。图中为高大的云南娑罗双(Shorea assamica)。

高大的四数木(Tetrameles nudiflora)也是此处甚常见的大树之一。它的树干十分笔挺,而且显出特殊的白色。因而本地也用“大白树”这种言简意赅的名字来称呼它。

我(左下角灰衣不明男子)和四数木的合照,从这张照片中可以看出这种乔木的规模。而它也是犀鸟们重要的筑巢树之一。

雨林间还生长着某些熟悉的面孔仙魔道典,图中开黄花的大树即为腊肠树(Cassia fistula),华南地区最常见的行道树之一。尽管在《中国植物志》上认为中国没有该物种的分布,且根据标本采集记录,早年在云南的一些村落中就已经有腊肠树的种植了潘多拉航班,但考虑到缅甸是该物种的分布地之一,而它又生长于原始林之中,从区系的角度来说,这里的腊肠树还是很有可能为原生分布。

路边经常还能见到八宝树(Duabanga grandiflora)。这种植物在广州的一些地方也有种植。它曾被分入红树植物类群频出的海桑科(Sonneratiaceae),后被千屈菜科(Lythraceae)大一统。
当然了,热带雨林的附生植物也理所当然地不会让人失望剑鬼蛊师。之前的篇章之中张依伊,我似乎更倾向于介绍兰科和苦苣苔科的开花植物,但在洪崩河的雨林之中,蕨类往往更让人激动不已。

鹿角蕨(Platycerium wallichii)有着特征性的,如鹿角分叉的能育叶(在这种叶子上会产生用于繁殖后代的孢子)。恶鬼夜总会尽管鹿角蕨类在园艺上有着广泛的应用,但原生的鹿角蕨在我国云南边陲的狭窄地区有着分布。

生长在树木上的硬叶槲蕨(Drynaria rigidula)是一种颇具雨林感的大型附生蕨类。潇洒垂下的叶子几乎可达一米以上吴丹健身操,相当优雅。
于是在这种环境中就几乎没道理没有好鸟了,一开头就提到暴烈之情,这里是国内极少数目击3种原生犀鸟的地区周宁浪淘沙,那么犀鸟也自然成了洪崩河的一大招牌。
我们去的时间适逢犀鸟的繁殖时间——这意味着只要愿意花时间等待,就一定能在巢边蹲到犀鸟的到来。不过它们倒是非常给面子,3种中的两种我们在路途之中就已经收到了。
其中最具戏剧性的无疑是双角犀鸟(Buceros bicornis),我们刚到洪崩河不久,就看到两只双角犀鸟在离我们将近70-80多米外的四数木上觅食。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它们会出现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我还是在一边的厕所里听到这个消息的......

四数木上的一对双角犀鸟,这也是这里形象最深入人心的一种犀鸟。它们的体长可达95-105cm,是一种相当巨大的鸟类雷米盖拉德。

因为大多数犀鸟都是不严格的素食主义,有些大型犀鸟会捕捉爬行类或鸟类为食(甚至是猫头鹰这样的猛禽)。这一点大概招到了广义鸦科痞子:卷尾类的不满王根会教授,因而它们常常会驱赶这些大型犀鸟。当然,也多亏它们的驱赶,不然我就没有机会拍到这么棒的照片了......

花冠皱盔犀鸟(Rhyticeros undulatus)可能是洪崩河最容易见到的犀鸟,这种犀鸟看起来显然没有双角犀鸟那么华丽,但总归还是一种令人叹服的大型犀鸟(体长约70-85cm)。

而最后一种冠斑犀鸟(Anthracoceros coronatus)则是一种体型稍小的犀鸟(体长55-60cm)。有趣的是,放之于热带亚洲,它们是分布最广,适应力最强的犀鸟,它们甚至强到可以使用倒在地面的罐子而非树洞进行繁殖,但它们似乎在洪崩河并不容易看到,我们花了几个小时在巢边蹲守才得之一见。
当然,好的林子能为犀鸟提供生境之余,也能为其他的鸟类提供栖身之所。洪崩河因为其良好的林相与独特的地理位置,有着许多在中国分布狭窄的鸟类。
和犀鸟亲缘关系不远,习性又有些类似的鴷形目(Piciformes)鸟类也是这类成熟雨林的受益者之一。在此处分布着多种非常漂亮独特的啄木鸟/拟啄木鸟。


在前一章中我有介绍过拟啄木鸟和啄木鸟的不同(翡翠萦纡之地 其二点五 大盈江畔)胡兰春,图中为洪崩河最常见的拟啄木鸟:蓝喉拟啄木鸟(Megalaima asiatica)和蓝耳拟啄木鸟(Megalaima australis)。它们常常喜爱在果树上活动。


而滇西的啄木鸟种类也不少,图中分别为大金背啄木鸟(Chrysocolaptes guttacristatus)和黄冠啄木鸟(Picus chlorolophus)。这些配色和长相浮夸的家伙身上飘满了浓浓的热带气息......
除此之外,其他以果类为食的鸟类在成熟林中也较为常见。但由于果食鸟类的组成庞杂,这里仅选取个别介绍。


说起食果鸟类,当然不能放过亚洲热带雨林经典的角色之一:绿鸽子——这是对亚洲热带分布的绿鸠属(Treron),果鸠属(Ptilinopus)和皇鸠属(Ducula)等几属中全身绿色的鸠鸽类的戏称。 图中为洪崩河最常见的针尾绿鸠(Treron apicauda),请注意其延长的针状尾羽。

亚洲热带雨林经典角色之二:菜鹎(这个名字是旺达大师取的,你们请去隔壁殴打他)——“菜”字冷酷地烘托出了这种偏好果食性鸟类在亚洲热带的广泛适应性和高多样性。比起马来令人绝望的难以分辨的褐色鹎类,洪崩河的大多数鹎的特征还算是鲜明,图中为我最喜欢的黑冠黄鹎(Pycnonotus flaviventris)。
好了,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自由介绍时间。

灰头椋鸟(Sturnia malabarica),我曾在台湾高雄见过它们的逃逸野化种群,来滇西才把这个野生种群加到。

栗背伯劳(Lanius collurioides),我把这一类和某些常见鸟很像但又仅在这里分布的家伙统称为“似是而非之物”,栗背伯劳的确和东部习见的棕背伯劳有些相似。

栗头蜂虎(Merops leschenaulti)似乎也可以称得上这样的“似是而非之物”,长得有那么一点像雷州常见的栗喉蜂虎,但在我国几乎仅滇西和藏南可见。

喜欢站电线的还有灰燕鵙(Artamus fuscus)。这种鸟类虽然和真正的燕子/雨燕亲缘关系甚远,却有着类似的在空中滑翔捕食昆虫的习性。若是只看其在空中觅食的身姿,认成前两者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大盘尾(Dicrurus paradiseus),这种卷尾常有着两坨特征鲜明的延长尾羽。但这浮夸的造型并不影响其作为痞子的性格和战斗力——事实上,据说在驱赶双角犀鸟的鸟群中香港奸杀奇案,总是可以见到它们的踪迹。


红腿小隼(Microhierax caerulescens),这是一种萌得有点作弊的猛禽,它的体长仅15cm——想象一下一只麻雀(树麻雀体长约14cm)一样大的猛禽,还是一件觉得很可爱的事情。

领鸺鹠(Glaucidium brodiei),这是南方山地常见的小型猫头鹰,说它小真是一点不冤枉,16cm,仅仅比楼上那位大了一点点。尽管昆虫和小型爬行动物可能是它们的主要食物来源勇者决战,但小型鸟类依然也在其菜单之列。
在这一章中,我着重描写了洪崩河作为雨林的一面。而在接下来一章流鬼国,我将会用一章的篇幅,聊聊滇西著名的“鸟塘”。
参考资料:
《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Bird of the Indonesian Archipelago》
中国观鸟年报-中国鸟类名录 5.0 (2017)
绿鸽子的推荐阅读:“绿鸽子”二三事
听 猎 户 说

本家生态方向在读,虽然看板娘是妹子但是号主还是男的,
自然和二次元爱好者。在这里你可以看到:
自然旅行记录 生态保育杂谈 偶然说不定还有一些很厉害的东西
长按二维码关注黑狮行动,郑翠萍欢迎留言讨论
如需引用、使用或转载本公众号中的图文,敬请注明出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