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日月吉他谱恋爱中怎么让男人更爱你?-国风馆

恋爱中怎么让男人更爱你?-国风馆

武敏遇上张晨阳的那天,别人看来她正在闹笑话。
但对她本人而言,却是翻开历史篇章的第一天。
早上9点,商务大厦有人在砸办公室,惊动了一栋楼甲午兵戈,坐标是7层西北角那间叫“明敏”的公司。
正好是上班高峰期,人来人往地好不热闹。
只听得一阵高亢的女声:
我没嫌弃你,你竟敢给我在外面勾三搭四,就你这水平,敢说狐狸精对你是真爱?笑话。
接着又是几声清脆的碎玻璃声音。
保安听着动静上楼阻止,那张扬的女子一身劲装,红衣短裤长靴将身材突显尽致且干净利落于源春,有这样出色的女伴,真是太不地道了。
武敏将二郎锤往肩上一扛,从经典款古琦包里掏出一张法人证明往保安面前一拍:
“我砸我自己的公司,你们不用管。
你那个狐狸精呢,有本事给我寄照片现在不敢站出来叶茂然?”
于是人群中出现第三个当事人,不知是谁个不厚道的将躲在人群里的秘书推了一把。
武敏看着那个打扮清纯的小姑娘,此时正双目噙泪我见犹怜,不过既然敢示威,敢来赌她荣耀的女人岂是省油的灯。
她一声冷笑:“装什么呀装,你不是想昭告你们的关系?姐姐我成全你。”
说着就将墙角的箱子打开扬手撒开一把,被众人接着惊呼了几声。
渣男一张脸早成猪肝色,他说:“武敏,你欺人太甚,离婚。”
一听情人要离婚,小三也不白莲花了,帮着男人叫骂:“你个泼妇,我们就是真爱。”
呵风流神风流记,武敏一声冷笑将锤子扔出去,正好砸中公司前台最后完好的一块玻璃,招牌上的字是他们两人的名字拆成组合,如今场面却成了讽刺。
“一起滚吧,下午律师就会送离婚协议过来。”说完她气宇轩昂地转身霸气离开。
也不怕渣男想告她,大不了鱼死网破,将他做假账的把柄抖出去。
四年的恋爱三年的婚姻,难敌七年之痒。
而今一抒心中戾气,却又觉得万分失落。
一定要将气场撑到最后,骄傲地来骄傲着去。
她重重地按了几下电梯。
张晨阳正收拾了几份文件去总公司开会,一早就听到楼下的嘈杂声,心中不悦,当下拿起电话投诉了保安,他坐的电梯停到7楼开门,没人进,他按了关门键。
就在要合起的时候,伸进来一只骨感纤细的手。
一个女人闪身进来,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她已蹲下,颤抖的肩膀似乎在哭泣。
差点错过电梯的武敏,一进到里面就再也撑不住了,崩溃着却又不敢肆意痛哭,不能让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呵呵,相守七年,就只有泼妇二字?悠闲大唐!我一定要找个更好的,没有你赵明东,我武敏一定活得更好。
张晨阳不想被误会,皱着眉往后退了退。
刚定了身,过程不到两秒,女人蹭地站起来上前一步,抵着他问:
“你结婚没,心中的日月吉他谱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懂财务会交际精通英法两语能做家务能煲汤,要不要考虑一下?”
语速很快。
但他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有点错愕,他的身份,这个搭讪方式倒是直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那双修长的双腿,反正应该不是那强忍眼泪努力微笑的倔强。
停顿了两秒的尴尬,女人往旁边挪了挪。
在电梯即将开启的瞬间,张晨阳递出了自己的私人名片。
女人飞快地夺过塞进衣服里又顺势取下墨镜戴上,然后当刚才一番对白没发生似地昂首阔步离开。
若不是一声若有若无的“谢谢”,他可能会当成一场荷尔蒙作祟。
张晨阳唇角一扬,悄然无息地路过大厅上了司机的车。
武敏躺在自己名下的公寓里,看着那张黑金名片,叹气。
下午接到律师闺蜜路遥的电话说渣男小三对财产分配有异议,两人商议好对策后,她才想到自己似乎招了一个人。
张晨阳?
印象里除了有点高外,就是黑漆漆的一团外套。
额,忘了看脸,不过那挺拔的感觉,应该……不会丑吧?!
想她武敏工科出身身材面相样样皆好,当年在学校追她的人不要排两条大街,渣男不过是得了近水楼台的便宜,两人分到一个实验小组日久生情,谈了四年毕业都没计较对方是凤凰男,连个婚房都没有就领了证,现在居然嫌弃她不够温柔解语。
说起来就一肚子火,温柔解语能一天拼四台酒局拉来两个单子?
看着公司进入正轨了,刘特良明着说让她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刘何娜,送她出国游学进修法语,暗地里释放她的参股和职位,叫她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即便一无所有也要让对方身败名裂。
路小遥大律师发来微信:
【对方律师将以你传播淫秽物品,影响当事人声誉提起诉讼。】
吾名无敌美少女回复:
【告诉他有个名词叫马赛克,顺便告他诽谤何道胜。】
路小遥大律师:
【<笑脸><机智>果然是恰到好处,哈哈哈,笑死我了,唇膏男……】
吾名无敌美少女:
【<摊手><无奈>】
坦白讲,武敏在法国收到那封匿名邮件后心里是崩溃的…
不过她当下打开了ps,然后立即买了机票回国,再到打印店里彩印了几百张,然后有了早上的戏码。
杀得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第二天一早惠贵人,武敏就收拾一番去了菜场,然后准备战役。
“张总,前台有个武小姐说和你有约。”
张晨阳正在看份英文文件,听到前台秘书打来的内线,他剑眉一扬,姓武?
没印象。
正准备说不见,听到抢电话的声音,一个女人说了句:是我,名片。
“进来”,掐线。
见老总发话,前台小姐打量了眼武敏,然后客气一笑领着人到了最里间的办公室珍馐传。
尼玛,斜对面就是渣男办公室。
武敏看着这巧合,吸了口凉气。
“参观完了吗,武小姐?”
她听到男人说了第一句话,声音磁性中带点玩味,加上这长相,啧啧啧,绝了。就算是拍偶像剧也不差,与绅士多情法国男人一比,看惯美男的她也忍不住心中赞上一句。
这人选,完美。
张晨阳看着陌生女人今天的装扮,比起昨天要收敛许多,没想到牛仔裤加衬衣被她这么一穿,颇有几分味道。他说完,玩味一笑,等着对方表演。
她手中盒子往地下一放,端直地坐在对面,未语先笑不过笑得有点尴尬:
“那什么,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张总帮个小忙。”
张晨阳不语,但换了个舒坦的姿势,靠在椅背上用手趁着头回应了个愿闻其详的表情。
武敏接着说:“就是我这几天要借贵宝地演演戏,挫一挫渣男小三的歪风邪气,不过,我保证不会过多打扰张总的工作,就是每天过来给你送送午餐。其实味道还是杠杠的,不嫌弃的话还请试试。时间应该也不长,所以拜托拜托。”
被双手合十地参拜赵川个人资料,张晨阳心中多少有点失落,他食指随性地敲了敲,问:
“你,昨天的提议是指这个?”
“啊?”
武敏心底有点懵,我昨天说什么了?什么提议?
哦,女朋友……
当时被气过头了,现在细想之下不觉一阵脸红。
“不过似乎对我而言,没有什么好处。”
一向习惯在谈判时察言观色的她看着对方,挑了眉眼,就知道此事还又得谈,要好处?果然是无奸不商。
武敏将食盒打开,飘出糖醋排骨的味道,她笑着指了指:“呐,免费的午餐。请笑纳。”
张晨阳抬手看了下时间,果真到了饭点,他起身走向旁边的休息区域,坐下后开了空调散气,然后架着腿看着对方。
武敏非常上道,有求于人自然要表现得殷勤一点,立即提着食盒过去,将菜品摆放在茶几上,两荤一素一汤,她最引以自豪的就是煲汤了,单膝蹲在旁边先帮人盛了碗十全大补猪心汤,碎碎叨叨地讲起其中配料。
他唇角一扬,若有若无的坏笑,打趣到:“第二颗风纪扣放开,会……”
武敏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一看第二颗扣子已经脱出一半,她连忙起身觉得热到了耳根,伸手准备将扣子扣好。
”更秀色可餐“
这只是一场交通事故,千万别上错车。
但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十八少女,目的不就是为了找个帅哥先备着,有朝一日拉出去溜溜气气赵明东那人渣,别以为她武敏离了婚就找不到更好的。
她决定试探一番,于是干脆解了扣子,侧身往沙发一坐伸手撑着头对着人大胆一笑:“搞了半天,张总想要这种好处哦。”
然后就等着对方流口水,如果他敢动手动脚占便宜的话,她就站起来一记右勾拳,然后关门走人,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个女人在逗他,有趣。
张晨阳端起汤碗尝了一勺,滋味不错,他微微侧头看着她说:“收敛些,太假。禁欲系还算合几分心意。”
听出其中鄙夷的意味,没想到看着人模狗样的,居然这么狂妄自大。武敏的自尊有点受挫,但越挫越勇公侯庶女。
她近身一步,装着一把柔情地替人布菜,然后凑近对方,用着耳语的声息,一声浅笑:“想不到张总,长得一脸荷尔蒙蒋晓松,居然喜欢禁欲的调调,这菜可还合胃口?”
在哪里倒下就在哪里爬起来,就是武敏多年的战术。
他放下筷子直接侧身一转压过去。
武敏被突如而来不断放大的脸吓懵,好在惯性反应让她往后躲去,正庆幸没造成车祸现场,结果她的腰被这个有力的臂膀扣住。
伸手准备打人,被一把截住禁锢在头顶,一个动作让两个人贴得更近,恍惚觉得自己如果不是被压死的就是这诡异的气息蒙死的宋文善。
偏头去寻找新鲜的空气,露出一片通红的耳根和脖翼,残余的视线看见他红唇微张,对着自己吐息。
对方没化身吸血鬼,也现学现用了一招,一句耳语:“滋味不错。”

Tags: